“挂号不就诊”,三甲医院1800多名病人去哪儿了

6月21日,甲医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对一起“医托”团伙诈骗案的院多两名主犯作出一审判决:被告人易某犯诈骗罪,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,名病剥夺政治权利二年,人去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。甲医被告人邓某犯诈骗罪,院多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,名病剥夺政治权利二年,人去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。甲医

易某和邓某均未提起上诉。院多目前,名病法院判决已生效。人去

近日,甲医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从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(以下简称“浦东检察院”)获悉,院多该团伙诈骗案内部分工明确,名病在上海各大医院进行“医托”诈骗,涉及被害人1800余人,涉案金额达700余万元。45名团伙内的“老板、医生、医助、医托”被告人分别被检察机关以“诈骗罪”提起公诉,其中3人为具有行医资质的执业医师。

同时,浦东检察院在案件判决后,仍然紧抓问题根源,发出相关检察建议,针对“具有正规行医资质的中医馆经营不正规”的问题,督促有关部门履行监管职责。

三甲医院不少病人“挂号不就诊”

2023年年中,公安机关接到报案,郑先生带母亲前往上海浦东新区一家三甲医院看胃病时,挂号后等待看诊过程中,被一位“病友”拉到附近一家中医诊所就诊,共花费8000余元,怀疑自己遭遇了诈骗。根据这一线索,公安机关查看该医院挂号系统后发现,近期出现不少病人“挂号不就诊”的情况。

当医院医生对这类病人进行电话回访时,病人则透露,在等待看诊的过程中经历了与郑先生同样的遭遇,在“病友”推荐的中医诊所开了数千元的药,且已经在自行服药了。

据前述三甲医院医生介绍,该院医生每次一般最多开具14副2周的药量。但有患者告诉医生,自己在外面开了10副中药就付了3000多元。

经公安机关侦办后发现,受骗患者为每一副中药支付的费用为200元至800元不等。

除医院外,2023年到2024年年初,陆续还有多名患者直接报警反映“自己可能被骗了”。这些患者无一例外都是被“病友”带去了某家中医馆,并在中医馆内找到某知名医院“退休专家”看病。

其中,有患者“长了个心眼”,在服用一段时间中药后发现没有效果,就找人鉴定了这些中药处方中“名贵药材”的真假,结果发现所谓“名贵药材”其实是用一些便宜货来以次充好。

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陆家嘴公安处在侦办案件中发现,出现这种“病友”的医院远不止这一家,多家上海著名的三甲医院,也出现过类似“病友”。

这些“病友”不仅把病人带到中医馆,还帮着病人一起付费、挂号、开药、买药。事后,“病友”还与病人加了微信,一起讨论恢复情况、对抗病魔。他们做这一切的目的,只是想让病人“吃完再来开药”。

警方调查发现:病人开药后,“医托”可从中抽取55%的提成。病患复诊,“医托”还能再拿一份提成。

“医托”拉单,多家医馆接单

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拿到的多份法院判决书显示,前述诈骗团伙不仅队伍庞大,内部构造也很复杂,除“医托”外,每个环节都有“托儿”。

冯某英是前述诈骗团伙中的一名“医托”。自2022年开始,该案主犯易某和邓某就开始招募“医托”,冯某英是当时招募的第一批“医托”中的一员。

冯某英的工作,是到各个沪上知名的三甲医院去“拉单”,先假扮病友,再用虚构事实、夸大医疗效果的办法,将病患诱骗到荣某堂、心某佳、济某堂等多家中医门诊部就诊。

到案后,针对冯某英的审计结果显示,她共计骗了13个被害人,涉及钱款8.4万余元。

而冯某英,只是这一诈骗套路中的一个“前置环节”而已。法院判决书显示,易某和邓某除雇佣“医托”外,还要聘用综合管理人员负责记账、发放工资等,聘用闫某芳计算提成,聘用唐某敏等人负责从前台将处方发到药房,聘用王某、华某等为“医生助理”负责制定病患服药的具体疗程,聘请3名有医师资质的中医医生坐诊开处方等。

此外,两名主犯还要花钱租用多家正规中医门诊部里的“诊室”,让雇佣的医师“进驻”进去,并单独设立付费窗口。

易某与前述多家中医门诊部的外包中药房负责人袁某萍则建立密切“合作关系”,约定由袁某萍负责减少药的品种与含量,将所有处方用药成本统一控制在一副中药21元左右。

也就是说,无论病人拿着什么样的“昂贵处方”去开药,最终交到病人手里的药品,每副中药成本都是21元左右。

据浦东检察院办案检察官傅慧介绍,在“医托”诈骗案中,“医托”负责把病人带到中医馆,与病人一起挂号、付费开药后,可以退回自己所支付的所有钱款,并按照病人开药订单金额领取提成;“医生助理”是一群无资质人员,有的甚至只有小学、初中文化水平,他们可以在处方送往药房的过程中,更改医嘱,按照病患家庭住址、经济情况等随意改变疗程。

傅慧说,证明一副中药药方到底是不是有问题,是案件办理中的一个难点。

“从取证角度来看,我们判断药品是否有效,是个难题。”傅慧介绍,公检双方邀请了3名中医药专家,对警方到中医馆当场扣下的有效药处方单(即明确患者姓名、病症的药方)中随机抽取500余份进行查证,发现这些处方单均存在以下问题——一是处方格式不符合处方管理办法规定,剂量和煎服方法不能明确;二是处方存在“药不对症”的问题。

为什么那么多被害人会前赴后继上当受骗

2023年7月,公安机关将前述团伙老板易某、邓某为首的数十名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,并于同年8月移送浦东检察院审查起诉。2023年11月起,浦东检察院陆续对易某、邓某团伙“老板、医生、医助、医托”共计45人以诈骗罪提起公诉。

目前,法院已对该案包括主犯易某、邓某在内的所有被告人作出了判决。法院认为,被告人易某、邓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采用虚构事实、隐瞒真相的方法,骗取他人财物,数额特别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。

涉案相关的中医诊所已被属地卫生健康委、市场监管局等部门要求关停整改。

“案子看上去是告一段落了,但我们也发现了其中的关联问题,正在研究下一步的检察建议方案。”傅慧告诉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,前述系列案件令人深思,为什么那么多被害人会前赴后继地上当受骗?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们被带去的中医馆,都是具有正规行医资质的场所,但他们在这里遇到的“医生”和“医助”不少是非正规的。

“上海大医院多、名医多,长三角地区疑难杂症的患者都指望着到上海来找大医生看病,如果管理不到位,他们很容易被带去这种正规诊所里的非正规门诊间。”傅慧说,正规诊所把门诊间出租的行为,直接导致众多受害人“失去鉴别能力”。

傅慧也带着办案团队到上海各大医院附近的中医诊所暗访过。她发现,有的诊所把一间一间的看诊室出租给个人,还有的诊所干脆把二楼一整层都出租给个人。

“这就像在百货商场租柜台似的,不同位置的门面,价钱还不同。结账的时候,看上去是在商场收银台统一结账,但你这个柜台使用的是另一套结账系统,有专门的收银人员,这样的操作实际上增加了老百姓辨认骗术的难度。”傅慧说。

傅慧表示,下一步,当地检察机关将与相关行业主管部门、监管部门一起研究综合治理的方案,“针对这样的诊所要有介入管理的细则和日常监督的台账,不能听之任之!”